【望安山文学】慕宗彦|| 二叔(散文)

点击上面蓝字“望安山文学”,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谢谢!
二叔
作者:慕宗彦
主编:非 鱼
在县城里我有两位堂叔:一位年龄小我十多岁的叔叔在开诊所;一位大我一岁的叔叔在澡堂搓澡。标题二叔由此得来,非一人之说。
开诊所的叔叔,曾在本乡所在地的村部任过乡医。后国家建立一体卫生室,公有制度的形成,被当地的一名人员所取代。据说,当地人员曾为兽医出身,因个人有背景,考取医生执业证书,自然将叔叔的法人位置占有。叔叔一怒之下,在县里办了一所私人诊所。我们不去议论在医改的形势中出现的利与弊。
突然有一天,接到开诊所的叔叔的电话,欲把我的乡医证书变更到他的名下。因为我的证书含有中医之说,他没有。
愕然!我的证书的执业地点命名在本村。可随着公有制的形成,农村卫生室的建立,卫生室只被一家法人代表占有。我的证书虽然名义上写着执业地点为本村,却未在卫生室里。因为公有制的形成,工作人员会有固定的收入,每个人都不希望多分出一杯羹,所以我入不了卫生室也不足为怪了。想个人独办诊所,上面止批,因此我的证书已没有任何价值。
“我的证书可用吗?”针对来电,我问。我对证书尚有留恋!
“上峰有这个说法,可以的,只要你的证书有中医之说。”来电话的叔叔回答。
“我属于中西医结合。”我告诉叔叔。
“那就好,明天速来县城办理,不然,你放着也是放着。”叔叔说。
“好的,好的。”不知是激动,还是感动,我痛快地答应了。
刚刚放下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是以前的一同行好友,也来打探我的证书。从前,我曾给好友诊室坐过诊,他知我证书含义。
好友与叔叔同在县城经营中药与西药,开办诊所。今年上面有令:诊所经营范围必须与证书名称相符,否则,砍去其它不符项目,光有行医证不行。故有此求助。
当好友明白我与叔叔的约定后,知趣而退。
而此刻的我,不仅內心哗然,象自己这无名鼠辈,今日却有有用之处,不禁自嘲起来。
第二天,如约而至。
验证、照相、填表。叔叔忙得不亦乐乎。要求村部盖章和原执业地点的法人盖章于做表,让我速回家乡办理,好在第二天随班车捎去,免去一次车程。
到家后,这些容易。可笑的是我原在执业地点,根本没有我的名份,却需要原法人代表做如此的手续。还好,不关系个人利益的事,这样的人情还会给的。中国的这种弊端不占少数,这也不是我们该谈的话题。
约过一个月光景,再次接到叔叔来电,变更的证件已下发,需本人到诊所一坐,核对实名制。
店面要求:人员俱齐,中、西医人员在岗,并有一名有证的护士配值。于是乎,我就当真穿上白大褂与叔叔从几百里唤来的一名有护士证的亲属护士并列上阵了。彼此相视,不禁面带笑意。
应景是什么?什么为应景?这是最好的诠释。
环顾一下叔叔的诊室,不足30平米的门面,处置室与病房也略显狭窄,而这五脏俱全,倒显得相形见绌了。叔叔客气地解释着:形势急迫,来势突然,只好就此迁就。等待一切完续,再做决定不迟。只是现在局面太紧,被人挑毛病的地方太多。如是仓促,难以完善周全。接着,嗟叹不己。
足足如醉如痴地等了一整天,上面没人来查。啥叫呆若木鸡,有体验了。
叔叔却说”只能慢催硬等,人家得罪不起”,其状楚楚可怜。
因此刻初秋己过好多天,家里虽不甚忙,零星小活有之。又因为我是急性子,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可想而知。但为了叔叔和证书,性子还得忍着。
等到第二天,与第一天同出一辙,傻老婆等汉子,又白白等了一天。检查人员没到。
“我得回家了。”我试探着望着叔叔。叔叔说:”既然来了,总得办完事再走。这走了,我咋交待?”无奈,又住上一宿。
第三天,到下午4点左右,绝望之时,”钦差”至,一语中破,对叔叔说:”你这分明在做假,原来未曾见有这个人(指我),你的诊所面积又小,光西医得了,中药撤走。”说完,转身离去。叔叔步其股后,默默然。送走后,惊叹不已。明日就礼拜六了,周末休班,这事一两天是办不成了。
叔叔本想还要留我等两天,考虑到家里忙,我还要送女儿上学,只好打车送我回家——因回家的班车早已驶过。我也深感无可奈何,硬看头皮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回家的感觉真好!
星期天,叔叔的来电又响了。
“你啥时间送孩子去?”叔叔怯怯地问。念大学的女儿开学需要我送,我和叔叔谈过这个话题,况且,现己到深秋,晚田已开始收割了。
“明天。”我回答。
“我己约好礼拜一来见面,你……”听声音,叔叔有难言之苦。
“我怎么的,我钱广也不是好惹的。”我故意和叔叔开着玩笑。
“想让你明天来一趟,上峰答应礼拜一来检查。”
“忙完秋再说吧!”我试着问他。
“不行,人家咋能依你?”
“大不了不干得了?”
“那哪行,你不干可以去种地。我是靠这行生活的。”
“这样吧,明日我送孩子上车,顺便去你那里可以吧?”
“行吗?”叔叔似乎另有隐衷。
“没事的。我让孩子的妈妈前往。我去你那里,她开车返家。”送女儿需到30里远的镇上坐车,而去县城需路过镇子。
“那让侄媳妇注意安全。”
唉!叔叔这句话感动着我:为了自已,也不忘记着想他人。
非常顺利!第二天到了叔叔的诊所,下午就验收合格了,并客气地、没有任何毛病和说法。
叔叔没说什么……
叔叔又要打车送我,我却谢绝美意。不忍让他再多花钱。我则忘却家里的繁忙,索性前往另一个在县城的叔叔那里。
这位叔叔不单纯是因为我们是发小,我们有共同的爱好。除了想见一面而外,因为他在洗浴中心上班,我也想就此洗一洗身上的污垢和尘埃。
这里的叔叔拦不住我,任我而去。
直至洗浴中心,向老板打听到叔叔所在之处,直奔浴室。
好家伙,热腾腾的浴室,主客之间正在进行着。赤祼裸的青一色跌人眼里,受近日思潮影响,我大胆闯入叔叔面前,叔叔会意地给我一个眼色叫我到室外更衣入池。我来到浴室外屋,勇敢地脱光全部累赘,一会光景,一人送来钥匙于我。按其序号,我找到相应的门拦,将衣物锁入其内,推门步入浴池。
本以为洗洗、淋淋也就算了,叔叔不同意,打发完原有的顾客,硬是将我推到卧床上,搓了起来。并拽到榻前,后脊背全部拨满罐子,那感觉,惬意极了,一抹往日羞色。
澡堂里的叔叔原来在本乡供销社上班,公有制被私有制取代之后,才改行于搓澡。用他的话说,这活计不必动用任何人际关系,自谋生计,干一天活,挣一天工,又缺少竟争力,自由。不象在供销科拉关糸,扯人情,自在。这一干,就几十年,现如今的叔叔儿孙满堂,个人又小有雅兴,喜舞文弄墨。因才思敏捷,笔耕不掇,尚有文字问世。并在一平台征文得奖,小有名气。因劳有所得,爱有所回,每每以正能量传播于人,深受他人爱戴。其乐融融,好不快活。虽搓澡一职低微,却受益于人,何乐而不为?正思之,被叔叔推醒。去拔罐,令起身穿衣回家吃饭。
出门仰目一望,已到华灯初上。
行走间,忽接到先前叔叔来电,让我与这里的叔叔一起去他那里进餐。一看,已有他六七个未接电话了,因先前衣物在橱柜中。我言此叔已备饭,彼叔气曰,此叔为叔,彼叔不为叔也?我说与此叔。此叔道:勿听他胡言,你安心就好。又回话彼叔,来他这里就餐。二人争执不断,我怒言,没必要因一个晚饭起争端,随意最好!明日一早去你处便是。遂止。
来到此叔家里,叔侄二人盘据一桌。小侄儿、小侄女被婶子哄在一边。叔叔的儿子在外、儿媳在医浣执夜班。因与叔叔共有文字爱好,从不会喝酒的我被叔叔一将,却也收敛不住。我的一瓶啤酒下肚,叔叔的一瓶却不能全部下咽。我慨而笑曰:”我喝酒好认怂也,你比我更怂,倒会劝我。”说罢,二人大笑而去。
一夜无话,叔叔老早就去上班。另一个叔叔又来电相催,去他那里,在饭管恭候。叹几日来去未曾招待也。偶遇有拼车回往家乡的出租车,饭毕遂归。
待到家中,接到二位叔叔微信显示。
一曰:别忙回家,呆一天吧!回家也不得干活。(因为那日早上天下小雨)
一显:微信转账,红包再现。(考虑我几次来回路费钱)
回曰:改日再聚,已到家。
回另一位:光报路费不收,得算工钱。
完后,喜喜的,心中叹息,这二位叔叔。
翌日,遇前寻证故友问我与叔用证书一事,并讥笑我不懂规则,甘当人梯的可笑行径,而我却窃窃私语:得二叔,值了!
插图/非鱼提供
作者
简介
慕宗彦, 男,58岁,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人, 曾做乡村医生,现在家务农。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yxlhy1115@sina.com
主编微信:yxwxm196786
特别鸣谢:《望安山文学》9月份稿费捐助名单:
盛作燕、郭锦系、听风读云(后续名单添加中……)
附:关于公众号【望安山文学】投稿指南、稿费发放标准及其它之公告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