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草专栏】原来你也在这里——记语文湿地第三届年会

原来你也在这里——记语文湿地第三届年会
文/吴凤云
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是没打算参加本届年会的,或者说一直在犹豫。
儿子高三,我在异地小城陪读,每天洒扫庭除,研究菜谱,往返接送,真正过上了水深火热的“菲佣”生活。我若去参加年会,谁来接替我?
老大东哥在年会闭幕式上致辞,说了那么多感谢,说到感谢语文湿地的家属的时候,我会心一笑。我确实要感谢我的家属,没有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我这棵乡村中学的狗尾草,就不能走出家庭,走出小城,去赴这场语文人的盛宴。
据说,为了我本次出行,先是七十岁的公婆主动报名来陪孙子,遭到孙子坚决拒绝,他说若是爷爷奶奶来,恐怕他上课都在担心他们,生活上还得照顾他们;后来老伴儿下夜班跑40公里回家,第二天凌晨五点再回单位上班;再后来老伴儿夜班的时候,大姑姐驱车几十公里去陪大侄儿;再后来的最后一天,是儿子自己一个人骑了四十里路去上课(往返)、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洗衣,一个人睡觉。——我知道,还有多少热爱语文的人,因为家庭的牵绊和责任,没有赴成这场美丽的约会,我能去,当感谢这些善解人意、相亲相爱的家人。
秦皇岛距离徐水,不似去年去宜昌,要经历三千里路云和月,这次仅仅三个小时就到了。刚到徐水站的出站口,我就发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温厚儒雅的女士拉着皮箱向我走来,那平和的目光、浅淡的微笑,不就是网上经常给我指点的晓琳姐吗?真好,今年,晓琳姐也在这里;待我走进会场,发现600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中间和旁边的过道还见缝插针地排满了椅子,作为会场700分之一的我,又见到了那么多想到的、想不到的名师大家和湿地草根,我更加庆幸自己能来参加湿地年会:真好,原来她们都在这里!原来,我期待的美好都在这里。
我想,湿地年会的宗旨也许是为了解决老师们教学中最难啃的那部分吧,所以去年宜昌年会同课异构选择了说明文,今年选择了写作教学。所有的语文老师都知道,学生一怕写作文、二怕周树人、三怕文言文;所有的语文老师也都困惑,作文教学怎样教才能杜绝“少慢差费”现象,富有实效。本次年会似乎了解每一个语文老师的心思,雪中送炭,播撒及时雨。
五位老师从“术”的层面,分别从细节描写、万物皆有序、写作教学中的心理、微写作、写作教学的三大策略等方面给与会老师做了示范课和经验分享,君姐则从“道”的层面,向孩子们,或者说,向与会老师们讲解怎样经由写作宣泄心中的负能量,怎样经由写作发现更好的自己、修炼更好的自己。她善于总结归纳自己学生的作品,也善于积累生活中大家非常熟悉又很容易忽略的网络语言,她把这些作品分成呻吟哀叹型写作、控诉发泄型写作、调侃逗乐型写作、激昂奋争型写作,她让孩子们猜她最喜欢哪种类型的写作。孩子们都猜错了,可谓君老师的心思你别猜你别猜。她都喜欢啊,只要是真实的她都喜欢啊。这个班有个男孩子很可爱,他似乎有点兴奋,有点逞强,有点起哄,这在公开课上对老师是个大考验,可是看得出,君姐也很喜欢他,我想,那是因为他也是真实的缘故吧。
肖培东老师也在这里,这不奇怪,他一向是湿地男神。在湿地晚会上,待他深情款款地唱完《心甘情愿》的时候,我们这些女汉子女粉丝,把他四脚朝天举了起来,往空中抛了两抛。之所以这样为所欲为,是因为课上的培东迷人,课下的培东可爱。
我想,语文老师要想上出好课,要想成为好老师,首先要修身,所谓课品即人品。直修到像这些名师一样,360度拍照无瑕疵,全景透视无死角的时候,就可以坦然自若地说:你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课堂,你怎么样,课堂就怎么样。
培东借助贾平凹的散文《一棵小桃树》教给大家自读课文怎样教,他的课特别注重朗读,读中品词,读中悟情,读中思己。本课也是,对形容词、动词、副词、数量词、甚至是标点符号,重锤敲打,多次撞击,深度挖掘,孩子们就是在一遍遍朗读中,读出了作者对奶奶的思念,读出了对家乡的浓情,读出了贾平凹自己的影子。培东说,“融”是最好的教学悟性。是啊,好的演员一定是把自己融进了角色里,忘了自己,才能演出好作品;好的语文老师也应该是把所学融进自己的智慧里、体悟里,才能打造属于自己特色的课堂。听到这的时候,我在心里说,“融”也是最好的人生智慧啊,漫漫人生路,什么样的人和境遇都会遇到,只有能融进各种环境,不管是心仪的还是讨厌的,不管是崇尚的还是鄙弃的,方能达到像水一样顺势而流、像泥胚一样随物赋型的境界。我还不行,我像含羞草,在湿地可以尽情舒展,在别的环境会收紧叶片。
我没想到的是窦桂梅老师也在这里。她静立,似幽兰绽放山谷; 她张口,似玫瑰吐露芬芳。她讲了一节绘本阅读课《大脚丫跳芭蕾》,用三个主问题提挈课堂:我发现……我还发现……我还要发现……。三个主问呈台阶式,层层向上,脉络清晰,简洁明了。每个主问之后,她都引导孩子们思考一次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其实,她要借助这本书这节课告诉孩子们:天下的故事,就是你我的故事;从来没有人读书,只有人在书中读自己。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个长了一双大脚丫跳芭蕾的梅琳达啊。
我发现,在课上,窦桂梅老师不再是名震京城的校长,不再是 万众瞩目的名师,她也变成了孩子啊,她就是一个老顽童啊。她时而弯下自己的腰,拉着孩子的手,搂着孩子的肩,贴着孩子的脸;时而侧立一旁,把话筒交给孩子们,也把课堂交给孩子们。
讲座的时候,她告诉我们两点:文本的属性决定了我们的教学,不必天天吃大闸蟹,一学期上出一节属于文本属性的课,学生不喜欢你都难;要让儿童站在课堂的正中央,作为老师,我们要做好倾听者、见缝插针者、雪中送碳者。我们是教语文的,是教人语文的,是用语文教人的。她时而声情并茂,时而手舞足蹈,时而幽默搞笑。讲的人妙语连珠,听的人如痴如醉。当是时,大厅里听众的掌声、笑声,不时齐发,真个是众妙毕备。她忘了自己,我们也忘了自己。
程翔老师的课和报告我去年在济南听过,还是那样简单舒朗,沉稳厚重。程翔老师本人也是风采如昨,玉树临风,丝毫不见老。我想,是不是所有爱语文的人都该归在青春语文的门下,因为,所有爱语文的人,比如君姐、培东、玫瑰、程翔老师,都很青春啊,都青春永驻、童心不老了啊。
一菲姐姐也在这里,是个惊喜。我早年读过她的《董一菲讲语文》,立刻就被她的才气折服。这次听她讲《涉江采芙蓉》,每一句话,都听出了诗意和文化。她用一个主问“芙蓉者何?所思者谁?”提挈课堂,然后以诗解诗,拓展大量诗歌,让孩子们通过对比和联想了解这首诗的风格、内容和情感。课间大家排起长龙似的队伍找她签名,景象壮观。我没去,我想,我还会见到她,下次不迟。
除了这些名师大家和湿地里熟识的草根朋友在这里,我还遇见了一些“意外”。看见他们,我就忍不住想说: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首先是唐山文昭老师的校长,一位教政治的非语文老师,坐在湿地年会上认认真真地跟我们一起听了三天语文课。去年去宜昌,在北京站偶遇文昭,她说,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她们校长也跟她来了。我们都奇之叹之。今年在湿地年会上再见,我还是忍不住想跟这位了不起的校长说:原来你也在这里吗?诚然,我们湿地办得有人文情怀,有专业力量,但是,能利用假期跟普通老师一起来学习,也是因了对教育充满热爱啊。何况,这位校长并非年轻校长,三天听课下来,我尚且感觉腰酸背疼,他却始终精神抖擞地记着笔记,这种精神也是青春语文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崇敬学习的精神。
再有就是那些举家前来的语文人和家属。我们三组有一家三口从杭州赶过来的,都是自费。他们的宝贝儿吴桐小朋友应邀在我组的节目中开嗓领唱我们是《相亲相爱的湿地人》,孩子极为踊跃,极为勇敢,也极为快乐。能在暑假抛弃懒觉和游戏,跟着爸爸妈妈来学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湿二代”。我还看见江西秀琴的老公,一个憨厚的电力局职工,又举着相机在给我们拍照。看见他,看见他们,我真想说一声:亲,你也在这里吗?
老大说,362天的孤单,只为这3天的狂欢。我相信,下届年会,我能看到更多的意外和惊喜。我也希望,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被禁锢在家门的爱语文的人,能像我这棵狗尾草一样幸运,一样勇敢,一样幸福。最后,我把北岛的《走吧》送给所有爱语文爱湿地的朋友:
走吧,
落叶吹进深谷
歌声却没有归宿
走吧,
冰上的月光
已从河面上溢出
走吧,
眼睛望着同一片天空,
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走吧,
我们没有失去记忆,
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走吧,
路啊路,
飘满了红罂粟。
走吧,让我们一起到湿地寻找生命的湖!
作者简介:吴凤云,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深河中学语文老师,栖息湿地的一棵狗尾草。爱读书,爱写作;爱语文,爱生活。
编辑:王艳梅
制作:潘佳梅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观看徐水年会直播回放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