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悦享】肖燕/陈军浩:追忆那年那月

感谢您关注语文湿地,如果您尚未关注,请点击标题下方的“语文湿地”加以关注”
湿地?悦享生活:追忆那年那月
【悦享心语】 :
追忆那年那月,你爱谈天我爱笑,亲人相聚乐陶陶。爷爷讲的有趣故事,点亮了儿孙们的心灯,照亮了前行的路程,令燕子念念不忘。父亲挥舞的铁铲,佝偻的背影,烙印在儿子军浩的眼里,无声的父爱如涓涓细流滋润着心田。时光易老,亲情永存。且珍惜,与亲人相守的每一天。
爷爷的故事
文/肖燕过几天就是爷爷的忌辰,一家老小回到老家祭奠。我的手摩挲着刻着家训的石柱,“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八个字已然刻进子孙的心田。“读得书多当大秋,不栽不种自然收。白天不怕人来过,黑了不怕贼来偷。”爷爷语重心长的话语似乎又在耳畔回响……
爷爷幼年丧父,十一岁就开始干农活补贴家用。没上过一天学的他,对知识有一种神圣的敬畏感。农闲时,爷爷酷爱听评书、听戏,早年听收音机,后来看电视,一有感兴趣的内容,他都津津有味地咂摸,如品味盛宴。
孩提时,逢年过节,爸爸妈妈、叔叔婶婶都会带上小孩子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每次一吃过饭,爷爷就会到大门边的竹椅上悠哉悠哉地坐下,我们这些小孩子都忙不迭地凑到爷爷跟前,爷爷的保留节目就要开场咯。
通常,爷爷的开场白就是:“读得书多当大秋,不栽不种自然收……” 接下来,就是我们百听不厌的故事《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不晓得哪朝哪代,一户人家有两弟兄。老大是个小贩,到处走街串巷,做点小买卖,勉强能填饱肚子。老二是个秀才,一天都在屋头读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大经常嘲笑老二:你这个书呆子!”每到这时,爷爷抑扬顿挫的声音在院里响起,都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后来呢?”
爷爷讲得那么扣人心弦,每次都有人像头一遭听似的急着探听下文。那些熟悉的情节从爷爷嘴里讲出来,就像一幕幕大戏在眼前上演。
后来呀,有一回,老大出远门回来,笑呵呵地跑去对老二说:“老二,你一天都在读书,我来考哈你嘛。”老二呢,不以为然地听着。“我这次出去遇到件怪事。夜里在树林里露宿,有一棵大树几个人合拢来都怕抱不到,我爬上树的枝桠歇息,闻到一种从来没闻到的异香。半夜听到树林子头一阵窸窸窣窣响,接着传来一阵叫声,又像鸟叫哇又像狗叫。你说,这是啥子东西哦?”老二听了直摇头,叹气道:“老哥啊,你当真是有眼无珠哦。那叫声像鸟又像狗的是槟梆鸟,古人说啊‘槟梆,槟梆,夜宿沉香’,它只会在上百年的沉香树上歇息。你闻到的异香就是沉香啊。这个沉香树价值连城,你要是掰一根枝桠回来,几个月不做买卖都不愁吃穿了。”老大越听越后悔,急忙说:“哎呀,我硬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我这就赶回去把那棵沉香树砍回来!”老二直叹气:“这沉香树百年难得一遇,哪是你想找就找得到啊。你回去怕也只得两手空空回来哟。”老大这下服了:“这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哦,老二,我这回啊,是服了你哟。”爷爷模仿得惟妙惟肖,我们小孩子笑得脆响,也隐约觉得读书是极好的事。
清风拂过林梢,竹叶簌簌作响,把我从回忆中轻轻唤醒。循声望去,金色的阳光穿枝拂叶,和着清风正摇曳起舞。
作者简介肖燕,语文湿地栖居者,教育路上追梦人。采撷缕缕书香,点亮颗颗星辰;聆听悠悠乐曲,悦享美丽人生。
父亲二三事文/陈军浩
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两年两月零两天了。这之后的日子里,记忆的闸门再未敢为父亲打开。我知道,哪怕留出一丝丝缝隙,埋藏起来的悲痛与思念,都将再次破土而出,集聚为刃,锥骨入心。面对孩子们的偶有提及,我与妻就一直安慰他们,爷爷是去远方打工了,等你们长大了,爷爷就回来了。孩子们从来都是冲我认真地点头,却又总是在我不在家时向母亲嘟囔:爷爷走了,爷爷回不来了!你不是说爷爷在南边的地下看庄稼吗?原来,我一直被孩子们的懂事安慰着。与我不同,大我两岁远嫁南方的姐姐也许更坚强。不时在微信上书写对最疼她的父亲的思念,且总会附上一张父亲去她家探望时的照片。有鄱阳湖、老爷庙留影的,有浔阳楼、九江大桥合照的,还有在姐家橘子树前拍下的……而我,看到她的微信,从来都是在手机上快速滑过,不敢把目光做丝毫停留,再次看一看那每一幅背景不同却笑意满满的父亲的照片。
然而,明天又是父亲节了。QQ群、微信圈、简书上,处处散落着儿女们对他们父亲深深的祝福和切切的关怀。这些天里,我的父亲,那些虽深藏却从未敢遗忘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不断地跳跃,并不断地清晰!
家在农村,任教的学校又离家不远,故而每次的夏收秋种,我都会抽空乃至调课去地里帮父母干些许农活。特别是秋收时节,偌大的玉米地,如绿色的海洋。父亲一个人置身其中挥铲砍收玉米,如一叶孤舟,是那样的势单力薄!对于我的到来,父亲却又总是,先脸上一喜,继而又紧张地询问,“你给人家学生上完课了?”在得到我的肯定回复后,必然又说“就这一点活,你跑回来弄啥?回去吧!我和你妈破上三天就干完了。你操心教好你的学就中,可不敢耽误人家!”见我不肯离去,父亲就会无奈地说:“你不会砍,要砍就跟在我后面,把四行宽,稍砍一会儿就回吧!”就这样,父亲在前面,挥舞着玉米铲,哗啦哗啦地砍着,一棵棵成熟的玉米被放倒,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地上。我走在父亲后面,在父亲特别为我留下的几行玉米里,高高举起玉米铲,用力砍向玉米的根处,哗啦,哗啦!而这时,一直跟在后面蹲着剥玉米的母亲就会总要感慨两句:“你看你爹,你一回来,他多有劲!像跟你比赛哩,这一会儿可砍嫩长了,也不吸烟了,也不说歇了。”抬头看,不知疲倦的父亲,确实早已远远地砍到前面去了。只是母亲不懂,父亲哪里是要和儿子比赛,分明是不舍得他的儿子和他一样受这样的热、遭这样的罪,而在竭尽所能地加快速度砍啊!!!
后来,我在城里换新房子时,需将老房子里的一台旧冰箱搬来。本来是想换台新的,故第一次搬家时,就把它留下来欲与老房子一并卖掉的,但预算紧张,只得做罢。打电话给父亲,让他下午凉快咯开上三轮车来一趟。不料想,不到中午1点,父亲就赶来了。等我赶到时,父亲早已把三轮车倒好,正蹲在一楼楼道口的凉萌下吸烟。黑黑的额头上,满是汗珠。一块上到四楼,打开房门,用父亲事先带来的绳子,襻住冰箱底部的四角,我俩各自攥紧冰箱两边的两根绳子,一步一步地挪出房门。虽只有三五步,我的两手已被绳子勒得生疼。一个趔趄,差点把冰箱推下楼梯。父亲见状,一边松绳子一边坚定地说:“来吧!这楼道太窄了,咱俩这样抬转不开身。我背着,你走在后面扶住,可快就弄下去了。”见我犹豫,父亲一边蹲下略显佝偻的身子,一边不容置疑地命令我,快点扶上来。就这样,上了年纪的父亲坚定地走在前面,吃力地背着冰箱,脖子上的两道青筋暴起,两只手如焊上了似的,紧紧扣在了冰箱上。我硬生生地走在父亲后面,紧张却又不敢过于用力地扶着,每下一个台阶,心都会跟着父亲的脚步一颤。终于到了一楼楼梯口,放好冰箱,满头大汉的父亲回过头,“是不是?听我哩木错吧!要是咱俩抬,现在不定还在三楼呢!”边自豪地对我说着,边掀起衣角擦汗。我坐在三轮车上,手扶冰箱,瘦小的父亲坐在前面,挺直了身子,像极了打了胜仗的将军,开心地向我的新家驶去。
路上,透过父亲那白中泛黄早被汗水浸湿的衬衫,清晰可见的是父亲的背,早被压得通红!
原来,已然中年的我,却从未长大。因为,父亲活着,就会一直走在我的前面……
没了父亲的父亲节,抛开一切大事小事、缓事急事,端坐几案,和着思念的泪水,一字一字地书写——父亲的二三事!
作者简介:
陈军浩,河南省叶县回民中学九年级语文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语文湿地坚定的拥趸、追求者。追求以小我的视角,用语文的姿态,书写琐碎而又美好的生活。
湿地 ? 悦享生活 :追忆那年那月
策划:悦享生活编辑部@教师之家QQ群
编辑:海 兵 肖 燕 张 荣 陈艳艳 胡金辉
投稿邮箱:yuexiang@yuwenshidi.com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更多“悦享生活”往期文章
声明:语文湿地公众号每份资料都启用了原创版权保护,仅限个人学习研究使用。转载必须注明作者、个人简介和首发公众号“语文湿地”。禁止任何转载、抄袭及不经许可用做商业用途的行为,严重者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