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最痛楚的决定。

作者:李碧华亲们今晚请不要等了哦。今天小区割草,轰隆隆一天,吵得脑袋都好晕乎,写出来的文字也是干巴巴的。自己都不满意的文字,确实没勇气推送,咱们明天见哦下文是著名作家李碧华的作品。1阿国拿着一根绣花针,手有点抖。
他的事公司都知道了。
眼看他一天一天的失魂落魄,有些装修工程也跟进不足,一定不对劲。
行内一个资深的装修工人,给了他一根绣花针。告诉他乡间流传的土法。
周师傅教阿国:“把针倒插在床褥中,剩针尖向上,然后用床单覆盖好,别让她发觉。”
“有什么后果?”
“她一躺上去,一刺受惊,豁然开朗,一切明白了,就不会再来。”
“她永远不会再来了?”
“对呀!”周师傅说:“你把一个气球戳破了,能恢复原状吗?气都跑掉了。”
阿国的手颤抖。银色的绣花针在黑夜中一闪,像哀怨的眼神。
已经是第七天了。
2厨房传来水声、碗碟的碰撞声。之后,是洗衣机的闷哼,一下一下,摇晃着人的灵魂。
记得第一天,他也在半睡半醒中,听到厨房发出声响。他不以为意。起床后,见到碗碟已洗好了,亦没有上心。
这一阵,总是心不在焉。
本来最恨洗碗了。
相恋五年,结婚一年多的妻子咪咪也是。以前常猜拳,三盘两胜,或是十五二十。输了那个垂头丧气在厨房劳役。
这也是年轻伴侣的情趣。
——不过,以后,他得自己洗碗了。
那天,他喜滋滋地驾着梦寐以求的跑车型电单车,载着咪咪兜风去。
“好开心呀!储了两年钱,终于还了心愿!”
电单车汽缸容积400cc,马力五十九匹。
“还安装了大包围外壳。”阿国像炫耀一件玩具,洋洋自得。
咪咪紧紧搂着他的腰。
这价值五万七千元的风驰电掣太贵了。
——不过只要阿国开心,她就满足。
花掉了一笔积蓄,得罚他洗上一个月的碗……
3车子在公路高速飞驰。
在回旋处,突失控撞向石壆,车和人也凌空弹起,再撞向灯柱,然后堕在一地的铁片和锐利的碎玻璃上。
阿国翻了几个筋斗,左手和双腿剧痛,肯定骨折。
咪咪呢?
她躺在血泊中,胸前血污一片。
阿国急忙匍匐爬行,艰难地伸手向前。
他凄厉大喊:“咪咪,老婆,你怎样呀?对不起呀!你回答我吧!你怎样呀?你有没有事呀?不要晕呀!你看着我……”
咪咪一片迷惘。含糊地:“我是谁?在哪儿?你是谁?为什么?我要回家!门匙呢?——我很冷。”
“咪咪,你告诉我:你姓什么?刚才吃的牛扒几成熟?我们结婚多久?你千万不要睡着了!”
阿国竭尽全力紧握她的手,问一些最简易的问题,但她回答得十分困难。
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徐徐地,合上眼睛。
她徐徐地,去了。
在送到医院之前,已告不治。死因是头部重创,肋骨刺穿心和肺。
一个月来,阿国仍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不是真的。不可能!一切都没有征兆,也没有预感,事情就发生了——我们都没有准备好呀!
没一晚可以一觉睡至天亮。忽地惊醒时,眉头是皱锁的,可想而知在失去意识的时段,心情仍极悲哀。
4大厅传来吸尘机声响,未几,又停了。
想一想,奇怪,这三天来,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莫非自己有梦游症?
怎么会?此刻明明是醒着的。
静心一听,水声!
阿国起床,蹑手蹑脚,像一头探秘的猫,窜到厨房去。
是的,洗碗的不是别人,是咪咪。
她在做她的家务。
她巴不得天天为丈夫洗碗。
阿国心知肚明,大吃一惊。
在黝黯的厨房,外面微弱的灯光和惨淡的月色,映照咪咪那全神贯注又乐在其中的手势,她甚至没有用热水,亦不戴胶手套。青白的双手,无名指上的白金指环,在冷水浸泡下更令人心寒。
阿国吓得张大了嘴巴。他不敢叫喊,更不忍惊动她。
怎么办呢?
他只好又蹑手蹑脚,像一头逃躲的猫,窜回床上,大被蒙头,瑟缩一角,等到天明?
时间过得特别迟缓,时钟接近停顿。此情此景,又如何睡得着呢?
四下死寂。
咦?水龙头和洗衣机也关掉了?
阿国正想伸头出去窥探一下——只见咪咪着地无声,若无其事的,竟然已站在床畔,还钻进被窝中,像一个多月前那样,顺理成章。
阿国骇怕得屏息静气。
咪咪没事人般自顾自闲话家常:“天文台说过两天12度,得把棉衣找出来。”
又道:“我织的颈巾在第三个抽屉,你明天记得戴上。你戴灰色那条好靓仔!”
想想,又问:“不如换了窗帘过年,好吗?圣诞去不成日本了,谁叫你买车?没钱了,努力再储蓄吧。”
不管阿国身子僵硬,牙关打颤。咪咪叹气:“昨天我回超级市场上班,收款机的座位已换了新人了,没有人理我。公司真没人情味,炒我也不给一个月通知。唉!年尾流流,很难找工作呀……”
咪咪辗转一下:“我记起一些东西——又记不清楚。我好像要到哪儿去?我不想去。阿国,我这样想,好辛苦,头便疼了。”
阿国鼓起勇气,哆嗦:“夜了,别想太多。明天再说。”
咪咪道:“老公,我很冷。”
他怆然给她严严盖好被,隔被轻拍,哄她入睡。
5“快睡吧,好好睡一觉。”
“真累!家务总是做不完。”
“咪咪——”
“唔?”
“——没事了,乖乖睡吧。”
阿国泫然:“我爱你。我舍不得你。”
不忍说破。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记不起发生过什么事。
她唯一认得的路,是回家的路。
但回到自己的家又如何?
她已经不再是凡尘中的一份子。
她再努力吸尘、洗碗、洗衣……她再累,已经不是那有血有肉有体温,爱与被爱的小妻子了。
二者相隔了一道辽阔的奈何桥。
但阿国怎狠得下心来,叫她晴天霹雳?
他不想她走,她更不想走——但又强留到几时?
面对生死,束手无策,任由命运摆弄。但我们只能顺应,并且适应。
一个死去的人有他该走的路。
也许在五分钟之后,咪咪如前爬上床,遭绣花针一刺而醒,满目惊怖。虽恋恋不舍,迫得烟消云散。
从此不能再见。
她从此不会再回家了!
从此。
不会。
是第二回送她走。
阿国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痛楚的决定……
完作者:李碧华 原标题《一根绣花针》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