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遥远的北电78级

四十年攸忽而过,人们渐渐遗忘四十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考试,一场改变几百万人命运的大考,而那些“幸运儿”,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一直影响着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也是那次考试,把他们与同龄人彻底划分为不同的阶层。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用来形容高考录取率之低,真正配得上这句话的,只有1977年、78年恢复高考时的残酷,2014年全国大学录取率是74%,而那两年,分别是5%和7%。高考是全国一年的考生参与竞争,而77级和78级,是全国攒了十年的初高中应往届毕业生,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农村熬干了青春,这几乎是他们惟一的回城机会。
如果你们看过一个电视剧叫《孽债》,讲的就是为了回上海,在云南的知青们宁可妻离子散,但如果身处那个环境,又能理解他们的绝情,相形之下,高考是最温柔的方式了。
那时的高考题简单到什么程度?会做二元一次方程基本上就能上大学了,但大多数人不会做,他们中只有1966—1968年毕业的老三届学过高中课本,比其小十岁的应届生表面有高中文凭,实际学到的是一张白卷,为了以示公平,老三届录取线比应届生高出很多,而他们还在乡下干农活,为了争取复习时间,有的人不惜把自己的腿砸骨折。
1977年的高考是冬天,那年政审严格,很多人无缘报名,很多专业不招生,所以78级同样是公认的恢复高考第一年。
北京电影学院七八级就是那个时代的缩影,考试那天由于人太多,学校的院墙被挤塌了,那届也是北电历史上成材率最高的一届。全校最大的学生张艺谋和最小的刘苗苗差了整整十二岁!
田壮壮是导演系的带头大哥,他是北影厂厂长田方和著名演员于蓝(江姐扮演者)的儿子,专业考试对他来说易如反掌。然而他并不想当导演,没有几个考生怀揣导演梦,他们揣的是找出路的梦,包括张艺谋。
田壮壮也是全系的性启蒙者,导演夏钢说:在田壮壮的教唆下,他们才有了性意识。他们六个男生一起吃饭,说起暗恋对象,都是一个人:同班的李少红。
李少红和《乔家大院》导演胡玫都是大院子弟,出身优渥,胡玫的父亲是指挥家,她俩在《红楼梦》由谁执导时有过一番竞争,优秀的女生之间总会有一些较劲。
起初《红楼梦》的导演人选是陈凯歌,他父亲陈怀皑也是老导演,拍过《青春之歌》,从云南插队回来的陈凯歌被西双版纳的酷热与瘴疠震住了,云南比北大荒苦得多,东北的冬天可以休息,但云南不可以,所以你会发现东北知青的回忆录里有温情和不舍,但云南知青很难有这种情绪。
1978年冬到1979年春,西双版纳数万知青下跪请愿大返城
与别的系不同,导演系考上的几乎都是北京文艺圈子弟,也是后来京圈的基石,并不是专业课为他们开了后门,而是那时只有他们具备点电影知识,看的电影多一些。
摄影系只要会画画会拍照就有机会,好几个陕西汉子,寡言的顾长卫和侯咏,张艺谋我们放在后面细说。
恢复高考之前,偶尔也要拍些根红苗正宣传片,演员多半从学校街头寻找,那些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女学生营业员都有可能,比如龚雪、张瑜。

电影学院表演系也沿用了这一选拔标准,外表一定要能演正面人物,本科班中有不少是已经成名的演员。
比如方舒,她是《烈火中永生》中的小萝卜头,童星出身,一双水汪汪大眼睛全国闻名,上大二时就和刘晓庆合作了《瞧这一家子》。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同学陈国星,第二任丈夫是小她十岁的屠洪刚,后来离婚了。
第一排左一:沈丹萍,左二:方舒,左三:刘冬 第三排左一:刘佳
在《西游记》里演了几集的汪粤,为了上北电放弃了唐僧,于是前后有了三个唐僧。
因为演员少,表演系同学的机会都特别多,成名也容易,沈丹萍20岁就演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几乎是国内最早讨论青年性觉醒的电影。
谢园和导演系同学关系好,热闹活泼,陈凯歌的《孩子王》,张军钊的《一个和八个》都是他主演的。
从云南考来的壮汉张丰毅成名作是《骆驼祥子》,已经成名许久的斯琴高娃演他妻子虎妞,老舍大概很不喜欢姐弟恋,这一对夫妻的关系扭曲互虐,最后谁也没得着好下场。
第五代导演爱用张丰毅大约也是因为他们是同届校友,渊源深厚,张丰毅的型在当时也很主流。
另一个形象出众的男生是周里京,他有很多代表作:《人生》、《高山下的花环》、《新星》。。。都是80年代无人不知的名字。他的妻子舞蹈演员傅春英在家中被歹徒杀害,从那之后,周里京的事业和人生也走背字,渐渐消失在大众眼前。
大家应该想不到,皇阿玛张铁林也是因为眉目英俊被挑中的。原本他是个西安的装卸工,同时还被中央工艺美院录取,北电的通知书先下来,他怕夜长梦多赶紧去报到了。
图为张铁林和方舒主演的中国第一部电视剧《有一个青年》。
刘晓庆主演的《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里张铁林扮演了男二号恭亲王弈訢,这是第一部在故宫实景拍摄的电影,取景的逼真程度只有《末代皇帝》可以媲美。
第一排左一:周里京,第二排左二:张铁林,第三排左三:张丰毅
一脸正气的刘佳演过最有名的角色大概是《任长霞》,她也是英气勃勃的外形。
78级还招了个业余表演班,他们中有工人出身的导演赵宝刚,他其实是演员出身,年轻时特瘦,《四世同堂》里演汉奸,后来担任《渴望》的副导演,又当了《编辑部的故事》的导演才改行的。
有《水浒传》中西门庆扮演者李强,有酷爱表演艺术的商人李诚儒,还有扮演吕布的张光北。

摄影系也有一个编外学生:张艺谋。1978年,他28岁,已经超龄六年,那时导演系有年纪大的,比如26岁的田壮壮,但摄影系不行。张艺谋在陕西第八棉纺织厂当工人。报名时他的作品,电影学院的老师很欣赏但无能为力。张艺谋不是多憧憬电影学院,当时没几个人知道北电是什么,他就是想改变命运。
张的韧性非常强,他通过所有的渠道去托人。他当时的妻子是肖华,肖华哥哥托人找到了画家白雪石,白又找到著名画家华君武,华再找到文化部长黄镇,这一重重关系中的大人物没有一个是认识张艺谋的,就是看了他的作品和《求学信》后惜才。张艺谋只见过白雪石,给人家送了几双袜子。黄镇亲自发话说给张艺谋一个入学机会,哪怕学两年没文凭也可以,他被特招了,但没个说法。
那时人们对特权深恶痛绝,有学生在校园里贴大字报影射走后门的人,张艺谋在前两年压力非常大。有一次他的操场看别人踢球,有人在背后一脚把他踹倒,他站起来没有打架,只是拍拍身上的土,默默走了。看到这一幕的同学评论说:他能成大事。
两年之后,以为要被遣返的张艺谋惴惴不安,但他在校成绩优异,人又刻苦,是学校里借书最多的学生,学校给他办了正式入学手续,他终于在电影学院获得了名份,毕业时分配到了广西电影制片厂,最早分到了房子。毕业那年,他已经32岁了。
一个人的人生,以大学为界,从地下到天上,只有78级可以做到。
当年的他们身后没有退路,身旁也没有领路人,凭借着前方些许渺茫的希望,硬是走出了一条路。
如今这条路越来越宽阔了,之后每一个努力考上北电的同学,都是仰望着前辈们的光芒,跟随他们走过的脚印踏进这所学校。
今年也不例外。
为了鼓舞北电的新生们,腾讯视频在北京电影学校内搭建了一项艺术装置叫“六幕青春影展”:6张巨型幕布将空间分隔,让每一个走进去的人都仿佛穿梭在异时空的6个小型电影院。
前5张幕布上呈现的是北电历届被新生们仰望的校友,有78级的张艺谋和93级的徐静蕾这样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前辈,也有正在闪闪发光的“新星”——17级的王俊凯和18级的吴磊。

参观时学生们单向进入,依次穿过每一块幕布时,都会看到一位年轻新生仰望前辈的成功事例在幕布上滚动播放。
精巧的是,每当一个同学进入到下一个空间之后,他就成为了被后面学生仰望的对象,如此延续下去。在最后一个幕布前,参观学生的影子将被投射到幕布上,鼓励的文字和音乐同时出现为他加油,最后一幕变成了学生自己的未来故事。
“追光的人,自己也会身披万丈光芒。”
腾讯视频通过这样的创意激励着北电的新生们——“你也可以绽放光芒,成为第六幕青春。”更由点及面,鼓励全国的大学新生:坚持自己的热爱,努力发出自己的光亮。
在这个开学季的节点上,腾讯视频VIP还准备了一份诚意满满的开学礼——10元/月的“青春V卡”,学生专享特价VIP,借此希望广大学子能在腾讯视频平台的海量精彩内容中,能得到灵感与启发、开始闪光人生。
第一批走进大学的00后们,期待你们发出自己的光亮。
(戳阅读原文可以了解“青春V卡”详情)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