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说丨特朗普无路可走,拜登只剩半条路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白驹过隙,时间过的真快,一晃2020年就要过完了,美国大选也逐渐接近尾声,根据最新形势,现任美国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有很大和极大可能输给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历史总是重演,美国大选的“10月惊奇”又一次展现出了它的威力。第一个惊奇之处就是在10月2日,特朗普和他的夫人正式确诊新冠肺炎,比这更惊奇的是,就在3天后,这老家伙竟然“神奇”地出院了,按照10月7日白宫医生康利的声明,特朗普已无新冠症状,生命体征稳定。这与美国近800万的确诊患者和近22万的死亡病例相比,堪称超级生命奇迹了。特朗普试图通过摘下口罩,塑造自己的硬汉形象有阴谋论者认为特朗普是在装病,但按照美国的国情和政治常识来看,特朗普自导自演“苦肉计”的可能性其实不高——但其实这根本也不是我们关心的重点,我们关心的重点是,无论特朗普是不是得了新冠,他都是失败的,他不是一个肉体上有病的人,就是一个精神上有病的人,或者肉体和精神都有病,这才是被大多数人认知的事实。所以,你看拜登已经不屑于跟他辩论了,是从心里往外地鄙视他。第二个惊奇之处,则是拜登模仿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林肯总统,发表了一篇名为《为国家灵魂而战》的“葛底斯堡演说”。在这篇22分钟的演说中,拜登对特朗普只字未提,而是以美国总统的姿态和语气,呼唤全体国人——包括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结束党争与分裂,重建彼此信任,重新实现联合,再次成就“最美好的国家”。可以说,拜登在美国因疫情肆虐、经济衰退和选举分裂而叠加的至暗时刻,在葛底斯堡发表林肯式的和解呼吁,颇费苦心且出人意料。《华盛顿邮报》评说这是拜登职业生涯中最好的演讲;《纽约时报》当晚正式宣布,支持拜登担任总统。拜登的“葛底斯堡演说”也许会带给美国希望再一个惊奇之处则是美国老百姓空前的投票意愿。以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争为例,在同一时间,只有7.5万人完成了投票,但今年,却有380万美国选民完成投票,是上一次选举的近51倍。按照佛罗里达大学“美国选举项目”发起人迈克尔·麦克唐纳预估,本届选举总投票人数或将达到1.5亿人,约占合格选民的65%,为1908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为什么呀?美国老百姓心里明镜着呢,再不TM换总统,大家都得死翘翘!要知道,2016年的时候,特朗普之所以在落后希拉里57万张选票的情况下仍然赢得选举,最大的优势就是摇摆州的胜利,而究其根源正是投票人数太少,只有57.6%,一点点的票数就能决定一个州的总票数。但今年,投票数量增加巨大,再发生这种逆转的可能性已经极小。最后一个惊奇,则是包括那些摇摆州在内,拜登的民调数据大幅领先特朗普,根据10月7日,特朗普铁杆盟友福克斯电视台发布的民调数据,拜登-哈里斯组合与特朗普-彭斯组合间的支持率分别为53%和43%,差距足足有10%;而就在一个月前,这组数据为51%和46%。也就是说,在1个月内,两人的差距扩大了5%。不仅如此,据10月8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上升至84万,比此前一周仍在增加;其中服务业占了多数,基本都是女性和少数族裔。这些人显然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他们中的大多数其实此前都是不怎么参与投票的,但骤然而降的失业恐怕会让他们报复式的参与投票,并且很可能是投给拜登。所以说,拜登胜选已经基本成为定局。但是我觉得,这对拜登这位年近八十岁的老头子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好消息,因为新冠病毒们并不参与投票,而是一心一意要把美国亡国灾种。目前美国已经有近800万人中招新冠病毒,其中有22万人失去了生命,值得注意的是,这还仅仅是官方统计数据,因为美国并没有对全民进行核酸检测;而且从夏天开始,特朗普政府已经调整了死亡人数统计方式,那些死于基础病的新冠肺炎患者十有八九没有被列入死者名单。此外,如中国和俄罗斯等国,都将“无症状感染者”在新冠确诊的数据中单列出来,但美国好像并没有,而“无症状感染者”其实才是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出现症状,却又是传染源,按照美国人对疫情的散漫态度,“无症状感染者”对美国的威胁仍然是巨大的。不仅如此,因黑人弗洛伊德被锁颈致死而引发的美国反种族歧视动乱仍在持续,甚至差点都要出现绑架、谋杀州长的恶性案件,美国社会的动乱潜质可见一斑。时代周刊的这个最新封面,也许是改变历史的一个所以,拜登即使胜选,他定将面对一个满目疮痍到无法收拾起来的带毒国家,你别看现在特朗普放任病毒传播,美国仍可以维持,但如果一旦采取包括全国封锁这样的积极抗疫策略,美国真有可能伤筋断骨;现在数以百万,未来数以千万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你看美国政府就这么置之不理,还能维持下去,若美国像中国一样积极治疗,他们就将成为一笔巨大得不能再大的负担,特朗普留给拜登这笔负资产实在太大了,大到美国可能根本负担不起了。拜登在竞选中说了,他要以科学的态度抗击新冠,拯救美国。事实证明,对待新冠瘟疫真正的科学态度只有一种,那就是走中国道路,但是在美国走中国道路能行吗?哪里有那么多的检测人员和那么多的医护人员、那么多的社区工作者?换句话说,也许当拜登接过美国总统大权的时候,在这个国家里带毒的人与不带毒人的可能已经一比一平分秋色了。那时候,拜登如果还想好好干,也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要向美国的战略敌人中国低头,只要美国政府想真正遏制和根绝瘟疫,无论谁当总统,都必须、必然向中国低头,与中国合作,此外,这宇宙上就不存在第二条路。所以,约瑟夫·拜登确实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功业甚至会超过林肯、罗斯福。但更大的可能,拜登的结局会比特朗普还要惨,比如,这个国家最后四分五裂。其实,国家分裂正是拯救美国人民的一剂良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个人,但拜登就成了另一个戈尔巴乔夫。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