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锦祿/母亲老了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母|亲|老|了唐锦祿虽然单位离我家五里来地,平时我还是很少回家的。因为母亲经常叮嘱我说:”没什么事别老是往家跑,好好工作,家里的事你不要担心,我还没有老到需要你照顾的时候。”

又是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出差回来的我下了汽车直奔农贸市场,买了些母亲爱吃的烤鸭和水果,就急急火火地往家赶。每次我回家,母亲总是要到巷口迎的,可这次母亲却没有来,我心里犯开了嘀咕。

推开大门,一向干净、热闹的堂屋,今天有些杂乱、冷清,发生什么事了?我感到有些蹊跷。向卧室里一看,母亲正躺在床上,好像巳经睡觉了,手腕上正在输液。在一旁看书的大姐见我回来,对我说:″母亲病了10多天了,怕耽误你的工作,她一直不让我告诉你。碰巧,你回来了。″望着病中的母亲,我的泪水禁不住涌了出来。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呀,母亲竟变得这么快,差点儿都让我认不出来了:苍老憔悴的面容,花白零乱的头发,这哪里像我母亲?

我有姊妹5个,10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中年丧偶,上有年近80的婆婆,下有5个未成年子女,全靠母亲一个人撑着这个家,艰难的日子可想而知,孤儿寡母度日如年。母亲勤劳、能干且孝顺,人缘也很好,这是街里坊邻老少爷们婶子大娘公认的。如谁家有了红白事,只要用她帮忙,她总是跑在前。每天,她天不亮就起来煮早饭、洗衣服和打扫庭院。记得那一年,先是我那久病卧床的奶奶离世,后是我生病住进了医院,贫病交迫,家中债台高垒。那时母亲在一家镇办厂做保管,每月只有24元的收入,一家老小7口要吃要喝,真够艰难的了,但母亲一滴眼泪没有掉过,硬是把家操持得井井有条。为了我兄妹5个的学费,母亲跑折了腿,受尽了白眼。母亲不但给了我们生命,而且用言传身教教育着我们怎样做人。

这时,大姐从橱房里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说:”二弟,快擦擦眼泪吃吧,别让母亲看着,要不她心里不好受。”我接过面条,可是怎么也吃不下。母亲翻了一下身,微微睁开眼,见是我来了,脸上露出了满脸的惊喜。母亲说:″儿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都是母亲不好,没想到病得这么重。刚才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来了,我就喜醒了,没想到二儿你真来了。快吃吧,别让面凉了。″我硬咽着,怎么也吃不下去,我努力地使劲把面条送到嘴边,然后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母亲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她笑了,这分明是看到儿子的欣慰。母亲连做梦都在想着她的不孝之子,而我这做儿女的呢?

这一刻,我才真正悟出了当年风靡大江南北的《常回家看看》这首歌的含义。
——编辑:今夜无眠
长按
加主编
微信投稿:qs15312746255(主编)
专用邮箱:3391861563@qq.com
唐锦禄,曾用名:翰儒,笔名:德行天下、与世无争、昭阳君。号:柳叶居士。中共党员,江苏兴化人,退休干部。喜爱文学和码字,以"读书写字品香茗、听雨观云赏花草"自娱自乐,亦有2000多篇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解放日报和新华日报等省级以上主流媒体,且多有获奖!点击链接查看历史文章
▲我的“花姑娘”们/王雪荣
▲向新国/被剪断的辫子
主编:吴庆书
顾问:刘萍 孙昊 乔加林
编委:孙修军 许彩军 桂纯友 谢展谢升高 满少萍 張修美 潘茂贵张云婷 卓维平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