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角设计人物·谢勇 |为波音、英特尔等国际品牌设计之后,他却开启了点亮生活中小确幸的 「角落设计」

?—全球 设计 达 人 推 荐—?

▲点击观看视频——
他设计了第一台国产家用型电脑、
pc平板二合一的笔记本概念机、
爱国者mp3
他为波音、英特尔等国际品牌做设计
带着中国设计走向世界舞台
之后,他却开启了点亮生活中小确幸的
「角落设计」
……
从理科生到设计师
从教授到创始人
从乙方到甲方
他在不同身份中游刃有余地施展才华
他是设计师,谢勇
01.从一「张」法拉利
开始梦想
“高中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读清华”。对于一个会画画的理工男来说,清华建筑系是谢勇觉得可以发挥特长的不二之选,20世纪初,「工业设计」在还是高中生的谢勇眼里还是个陌生的“外来物种”。凭借着一腔好奇,他开始想弄明白,这个在老师口中,可以设计跑车、玩具、高档电器等一切“高大上”的东西的「工业设计」到底是什么。
▲ 英特尔概念机(左上)、风靡一时的彩票机(右上)、联想奔月电脑(左下)、折叠电脑(右下)这些在某个时代留下深刻印象的产品幕后主导设计师正是谢勇。从那时起,一切关乎未来的想象都开始向“工业设计”靠拢。“我还专门去新华书店找工业设计的书,找来找去就找到一本杂志,封面上印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买了回家就一篇篇的翻,我就开始琢磨将来要是能设计这些东西,还能用这些东西,(感觉)太棒了。”
▲学生时代的谢勇与自己的作品。还是高中生的谢勇所能接触的信息有限,可梦想的种子已然扎根。设计很棒的东西,让大家来使用,这种满足感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动力。1995年,谢勇从北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留校任教。1996年,他得到一次为联想设计电脑的机会:
▲由清华美院蔡军老师主导设计的联想天琴电脑是联想第一台自主研发设计的家用机,谢勇成为该设计团队中的一员
“这个机缘让自己真正从一个老师,或者说自由设计师进入到一个产业平台。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只是提供设计服务的工作,而是要结合品牌的发展,结合很多要求去给品牌做服务。这对我的提升还挺大的。”
到了1999年,谢勇开始了新一轮的身份转变,从一位兼职设计师变成一位设计公司的“兼职”创始人,接下来的10年里,他相继与合伙人成立了「琥珀」和「易造」两家设计公司,虽同为设计公司,琥珀和易造的业务覆盖范围有所不同,琥珀的业务大部分围绕数码产品设计展开,风靡一时的“爱国者”的成功就离不开琥珀的推波助澜。
▲琥珀设计公司设计的mp3
公司从起步到发展的5年也是电子产品在国内打开新局面的时代。受客户委托、与客户捆绑研发的这样一种盈利方式虽然在事业上为谢勇带来了成功,但始终与他的设计理想渐行渐远。于是谢勇成立「易造」设计,开始与国际接轨,如何将“国际化的设计理念与本土化的客户需求相结合”成为了在易造未来几年持续探索的事。
▲生肖音响,易造出品
▲英特尔概念机(2007年)“我们大概做了五六个概念产品,这是其中一个,屏幕是可以拔下来的,现在看可能不新鲜,可是当时世界上都没有(这种)。”
▲名捕警用相机(2008年)这款耗时长达9个月才得以定稿的相机并非看起来这么简单。“它是个取证相机,是拍指纹血迹的,它能发现一些不可见光谱下的指纹或者斑痕。”
“过去的取证相机被放在一个拉杆箱里,里面还有各种镜头和架子,使用起来特别复杂和笨重,并不适合刑侦现场使用,我们在设计的时候想把它做得轻便的同时,还能带有一些枪械的味道,就像拿着武器一样到处的去找证据。”

02.设计从来都不是核心竞争力千禧年的到来,“信息化”、“互联网”、“全球化”成为耳熟能详的时代关键词,工业设计在中国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谢勇置身其中,在一次次机遇中描绘自己的事业版图,也成为了在中国,工业设计从无人问津到欣欣向荣的见证者:
▲憨态可掬的机器人,易造出品
“我们的工业设计在最初阶段是靠模仿和改型起步的。80年代,南方就开始出现工业设计,但是完全是靠引进以后做改型、做模仿起步的。所以,以制造业为依托而发展起来的工业设计,起步很快,中国也确实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达到了一定高度。但是从这个层面来讲,也导致了我们的原创度不高,核心竞争力较弱。由于是这种依托关系,慢慢的,产业不断升级换代,不断研发新技术,我们就开始有一些核心竞争力了,那么工业设计和他们进行有机整合之后就体现的又不一样了,其实到今天,我们的工业设计在国际上已经是一流水平。
▲《看得见风景的鹦鹉螺》,第九届大阪国际竞赛金奖作品,设计者:谢勇
谢勇显然不是一个愿意在熟悉的领域中逗留太久的人。当琥珀、易造实现了他曾立下的“小目标”时,旧的10年对他来说已经结束,2009年,谢勇又获得一个新的“兼职”:波音公司(中国)创新设计工作室创始人。“我一直以来带着团队,不断的给品牌提供服务,在商业上看似乎还可以,但是突然觉得,我再往上走要怎么走?在波音兼职的同时,我的设计公司就交给经理去管了,我有新的事要做。这听起来也挺任性的。”
▲谢勇为波音工作时期的设计随后谢勇便在波音一干就是7年,“我曾拜访过波音的御用设计公司,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对中国设计的认可度越来越高,不光是某位中国设计师的水平,而是整个产业的水平,设计附着在上面,带来附加值。之所以说是附加值,因为工业设计并不是核心竞争力,拿电子设备或交通工具来说,设计从来不是核心竞争力,只是为了体现核心竞争力的一个外在物化表现。简单的产品设计可能还会成为核心竞争力。到了近几年,我们的工业设计实际上已经深度的参与到核心竞争力的构成了,这已经是很高的水平。”
▲谢勇和清华美院合作,为波音设计的乘务员座椅与其说谢勇的自信来自于他的种种成就,倒不如说是积极蓬勃的产业环境给了他更多的底气去做自己擅长的事。他不光是一个做足了充分准备的人,还是一个善于捕捉机遇的人。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设计产品,商业上能够得到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谢勇却把机遇比做空隙,双手十指交叉,即便握得再紧,仍然有能够透过光的空隙,这些空隙对他来说,就是新的机遇。
▲为铜师傅设计了小猪锤、小鸟开瓶器等铜木产品
在铜师傅粉丝过百万的天猫旗舰店
始终在最畅销品之列
2018年,谢勇迎来了属于他的“小缝隙”,开始了新一轮的身份转变。眼看着身边的人都开始加入到创业的队伍中去,谢勇也在思考是否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有一次和我的师弟——小米的联合创始人刘德聊天,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做一些有创意感的日常用品。它的身份很普通,普通到日常生活都随处可见。但通过设计就能够产生很大的改变,而不是通过所谓的技术,也不是通过所谓的生活方式的颠覆,只要它的设计做得够好,就会有人喜欢。”“YIYOHOME 一又家居”应运而生,这个品牌的产品与谢勇之前做的设计大相径庭,不同于数码产品和机舱设计,一又的产品全都是日常可能会用到的“小商品”,它们身量轻巧,结实耐用、线条柔和、颜色跳跃。
▲“YIYOHOME一又家居”产品合集
从承认设计并非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到家居用品的设计,看似不再做“高大上”的产品的谢勇其实收获更多:“我觉得只有这类产品才是设计师能够几乎完全把握的。很多数码产品甚至交通工具,设计师不一定能完全把握。所以我更热衷于做这类产品(一又),设计是它的标签和最大化的价值。”产品看似越做越小,但设计的成分却越来越大,这成为了一又的核心竞争力,让设计在其中发挥最大的价值。
03.拥抱自然
它是设计的归宿
这个以“小商品”为主打的家居品牌就这样有声有色的营业了。小梳子、肥皂盒、鞋拔子、苍蝇拍……这些记忆里的小物件在崭新的设计理念的加持下变成了眼前的小惊喜,中看又中用。“我们周边有很多像筷子、小板凳、扇子之类的东西,它们100年前长这个样子,200年前也长这个样子,是不是我们可以通过现代的工艺、现代的理念(将其)重新设计一下?我们就想做别人不太去设计、甚至已经被遗忘在角落里的东西,我把这个叫做「角落设计」(Corner Design)。
▲鞋拔子
这是一又的第一件“小惊喜”。“鞋拔子的基本功能没法做改动,当时在设计的时候希望它的存在形态不是被扔到角落里或者挂在墙上,我们希望它能站着。”
▲苍蝇拍
动静之间皆是艺术。独特的高脚杯造型搭配世界名画,精心打造1311个微孔,经过上百次的调试,6个多月的细细打磨,YIYOHOME穿越时间和空间,把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带到你的家中,无论是作为产品使用,还是家中摆件,都是生活中让人会心一笑的小小惊喜。
▲小鸟梳
而另一件,在2019年入选意大利弗洛伦萨设计艺术双年展的设计——小鸟梳,则源于谢勇的童年记忆:“我小的时候经常抓小鸟,所以当时做这个梳子的时候,希望拿在手里的感觉和小时候攥着一只小麻雀的感觉一样。”
▲小鸟梳从「一又」的产品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些充满童趣的小巧思,谢勇的童年时代就是在稻田里、树林间、山坡上玩大的:“特别好的是我小的时候住在一个叫「舰船研究院」的地方。周边就是农村,玩的东西主要就是昆虫和植物,我记得特别清楚,我拿纸缝成各种昆虫,然后给它们塞上棉花、粘上腿,好像大学里的形态训练也是做这个事。那几年对于我日后做设计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又」的设计与以往不同的原因似乎变得有迹可循。如他的人生轨迹一般,高大上的设计生涯固然精彩,但自然的力量却又在多年之后再次把谢勇召唤回童年的记忆里,让设计与有机的自然形态产生联系。
▲YIYOHOME雏菊痒痒挠
“工业设计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生活场景。现在年轻孩子们的视野比我们当初要宽得多,但是对细节和情感的把握就有点粗线条。那么「细线条」指的就是对生活的一些细节上的感受,我小的时候蹲在水边看小蝌蚪,它们的尾巴在水里摆动,水面在透明的光的照射下产生的小波纹我都会记得特别清楚,现在孩子们可能没有这样的记忆。”所以年轻的设计师们,更多地去拥抱自然吧,那里是纯真记忆的开始,也会是设计的归宿。
04.风格
对造物的精确理解
即便身份在不断变化,但有个身份一直没变,从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已有25年之久,相对稳定的校园更像是商场背后的栖息地,看着一届又一届年轻设计师“展翅高飞”,一些建议也应该让他们知道:“国外大部分都非常重视手绘和手工,这还是「人」的因素在起作用,设计的目的始终是最大限度的接近「人」,而不是说去构建一个现代的东西供人使用,应该从最开始构建产品的时候,就紧扣住「人」这个重要因素来做,包括人的认知、人的使用、人的温度或其他方面。”在国内,大部分设计师都热衷于运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去实现设计目的,在谢勇看来这是技术层面的进步,但在科学、技术发展迅速的时代里,跑得过快我们同时也丢掉了很多东西:“面对一个设计任务的时候,学生们都直接三维建模,然后打个样品看看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再通过不断修改直到最后定型。这个过程少了一个重要部分,就是用人的感知和力量去塑造产品。”
为什么“一又”的产品,一旦握在手里就十分讨喜的奥秘或许就在其中,不喧宾夺主,却能发挥造物的最大价值。
▲小鸟梳 一又出品
而理科生的身份让谢勇对设计又多了一份理性的控制,这种控制让他的作品能够符合市场规则、符合消费期待的。与其说他在不断形成自己的风格,不如说是不断追求一种精确理解。“有时候会发现年轻的设计师或学生,在描述他的设计的时候总说得模棱两可,表面上看好像是语言表达的问题,实际上是,他并没有把自己的设计准确的定位出来。我觉得一个好设计师会相对会比较快的,或者说更准确的去描述这个设计是什么、它该是怎么样,能够很快的抓住他要的东西。”
▲花瓣肥皂盒
“一又”是谢勇最骄傲的“作品”。但是否是最能代表他的作品?答案未必如此。从数码产品到航空技术、再到家居用品,似乎很难去为谢勇总结出一个准确的风格,因为每一个人生阶段他似乎都在做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事。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些设计师或者艺术家的风格,但也有另外一些人,不希望被定型。对于谢勇来说,风格显然不是他所追求的事儿,他更像追求的是“对造物的精确理解”。
▲水母梳 一又出品这与他自从事设计师行业以来就开始服务品牌有着很深的联系,每一种精确的理解,都少不了大量的调研作为支撑。“以前为甲方服务的时候,我们希望这个产品到市场以后能够跟现有的产品去对标、去竞争。所以我们在调研时会重点的去看一些畅销品牌的产品,去看他们有什么不足,或是改进的空间。同样的一类产品,即便密度再大,在同质化的产品中间还是有差异化的。
但是真正到了我们自己做产品的时候,就会发现,如果想在商业上获得成功,我们必须得了解市场数据,我们不仅要对用户调研,对现有的产品调研,还要推测一下这个品类、这个方向、这个价位甚至说这种材料,它的市场数据是不是好看,这些直接决定着你的产品是不是有机会大卖。”在谢勇的身上,我们能看到两种情绪的交织,一种是对产品的严格把握,一种是对设计的无上追求。我们总觉得在创作与商业之间兼顾很难,谢勇为很多年轻的设计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案例”,你可以当老师,也可以当老板,可以设计电脑、飞机,也可以让设计照亮角落,与人做朋友。

感谢谢勇老师接受麟角专访
文中图片版权归谢勇所有
—END —
L I N J O Y
往期精选Editors’ Choice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