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社文学|六月主题】种菜东崖根(乔利生)

种菜东崖根作者|乔利生在我家的楼下,有一长块不规则的空地,这是建小区时遗留下的一个死角。它的东面和南面是一个崖璧,西面是个断崖,只有北面与我们小区相连,因为位置形状特殊,周围的小区都无法将它纳入本小区之内,成为这个寸土寸金城市中的一块闲置空地。我的住宅楼正好对着这个空地。小区的物业为了小区的整齐,在我们的楼前垒了一堵矮墙,把这片空地撇在了小区的外边。
我们小区的六七个上班族看上了这块空地,翻过矮墙,利用下班和节假日,每人开垦了一小块,种上了小菜园。有人说,中国人有种园的天赋,从远古种到今天,似乎任何地方都可以开垦出一片园地,种花种草种菜园,现在甚至可以种到南极,种到太空。这是农耕社会的基因,是儒家文化的浸润。这话不是没有道理,但却似乎离我们有些遥远。我们的种菜,首先看到的就是触手可及的收获,再者打发下班后的无聊时光。
我精确的量了一下自已的那块地,长10.2米、宽3.3米,共计33.66平方,按农村亩垅折算正好是半分地。我把这半分地当宝贝一样的作务。我开着自已的高档轿车,去几十公里外的农村拉猪粪,又买了一百多米水管从我住的四楼的卫生间把水接下去,买种籽、买地膜、买秧苗,每天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来地里劳作。仅仅33.66平方的一小块地,我又把它分了13个小池子,一个池子一种蔬菜,共种有13种蔬菜。有人说我是蔬菜试验田,有人说是蔬菜大杂荟,而我觉得象“百菜园”。我们六七个人,在这城市的旮旯里,开展了劳动竞赛,一个比一个种的好,一个比一个下功夫。一到下班,大家不约而同来到了这里,除草的、浇水的、捆秧的都忙乎起来。大家在比赛,看谁的菜种的最好,于是包括没在此种菜的其他几个邻居,也参予进来,充当评委,一群人站在地里,根据菜的长势评出了农牧师、技术员之类的头衔。而我的种菜技术还算可以,一般总能评到前面。
春天是最忙的时候,每种蔬菜栽种方式和生长期都不一样,有撒种籽的、有移苗的。几乎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这33平方菜地。从撒下种籽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我的牵挂,浇水、松土、除草,每天都要看好几次,有时候干脆蹲在那里,一看就是好半天,仿佛能听到它们钻出土壤的声音,能感觉到它们在欢乐地允吸大地的养分,看着种子萌芽,看着两片子叶由黄变绿,看着幼苗一天天长大,在雨露的滋润下,在春风的吹拂下快乐生长,心情无比的舒坦。
到了夏天,园子里的各种蔬菜都在竞相生长,这时候这半分蔬菜更成了难以割舍的朋友。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窗帘看看楼下;小菜园美极了,茂盛鲜嫩的叶子把田地遮得严严实实,韭菜吐芽,菠菜努嘴,黄瓜秧分叶,豆角苗破土,朝气勃勃,流着水茵茵的绿色,青菜、卷心菜、油麦菜,都给露水洗得油光崭亮。淡红色的西红柿,青翠的黄瓜一只只挂在人字棚架;白白的大菜花,仰起淡圆圆的脸,迎着红日眯眯笑呢。我放弃了坚持了多少年的晨练,一有空,就是围着这33平方的菜地转来转去,或者就静静地站着,用眼睛轻轻抚摸每一片翠绿,用鼻子深深拥抱每一朵芳香,每一株、每一棵、每一串,甚至每一片叶子、每朵花,都要用眼梳理几遍。有人说绿色养眼,我到觉得绿色养心,每当看到了这些娇嫩的绿色,我的心情无比的舒坦。在这片钢筋水泥构筑的灰色“森林”中,能有这么一块绿洲,真是世外桃源!城市中的上班族,一直向往着陶渊明的田园生活,希望在忙碌奔波中得到一丝宁静:在激烈竞争中寻求一份淡雅:眼前的这块小菜园不正是众望所归吗?到了蔬菜开始结菜了,黄瓜,西红柿,茄子,苦瓜、豆角,株株挂得累累垂垂,摘不胜摘,我家变着花样的吃,吃也吃不完,于是邻居、朋友也都分享到口福。厨房里永远飘荡着原计原味的菜香,佳肴里一直调和着百菜的美味。
秋天到了,收获的季节也到了,我的大杂荟菜园子里的菜全成熟了。西红柿已经变红了,像一个个红灯笼。扁豆也结出来了,像一个个小免子的耳朵。茄子很好看,晶莹透亮。白芦卜,个子特别大,一个足有四五斤。
冬天,呼啸的北风吹来了,万物枯荣,而我的这菜园里仍然是绿油油的。收完时令蔬菜,又种上了能过冬的菠菜、小葱之类的耐寒蔬菜。这块33平方的菜地仍然是生机勃勃,一年中没有闲歇的时候。

当然,要说仅仅为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收获而种园,其实并不完全准确。从价值上讲,种菜的开支与买菜的费用差不多,说白了我的种菜就是为了一种享受,是一种生活的调节、工作之余的放松。每年从下种育苗,到地头管理,再到不断的收获,我乐此不疲。看着种子萌芽、生长,我油然感到一种生之喜悦;既见其生,乐见其成。天天去看看蔬菜,在地垅上走走,是一种快乐,是一种对生命的责任。我们是社会之人,也是自然之子,对自然的喜爱近似于本能。我们掌控不了自已的命运,却能掌控自己。快乐是一种境界,幸福是一种追求。我的这33平方菜园,我日日予它悉心照料,它年年报我以春的信息。我绕园徘徊,流连不去,它给予我生活的朝气。我知道,它是我浇灌的春天,它许诺我夏天的收获,它在秋天积攒我的希望,在冬天储备了我的爱。它在下一个春天里会如约而来,释放它的爱,绽放它的香,结出丰硕的果实。
东晋时,有一位归隐田园的陶老先生,他高唱“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可是他老先生依然坚持“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早起晚归,欣然悠然。可见此中有真意,能使愿无违?
作者简介乔利生1966年生,山西榆社县人,经理人,主管中药师;热爱文学,喜欢写作,喜欢历史,好遨游;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药学会会员,榆社县作家协会会员。
声 明
▲ 本文图片部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本平台文学作品均属作者原创,未经本平台授权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榆社文学编辑部主要成员:
水银月亮 一声轻叹 枫 轻风
本期编辑:一声轻叹
审核编辑:水银月亮
投稿邮箱:1144567944@qq.com
liù六yuè月主题写作六月,有许多的节日:儿童节、父亲节、端午节……六月,有许多的故事:迎考的故事、初恋的故事、告别的故事……六月,有许多的美景:潋滟的水光、田田的荷叶、骄阳骤雨……六月,榆社文学等你来,带着你的故事,带着你的文字,带着你的思绪……
活动时间2020年6月1日—7月1日
活动内容
01同主题写作
写作主题为初夏
02同首尾写作
开头:
听到这消息,柴子压抑不住心底的狂喜,右手握拳,在前胸位置使劲地攥了两下。
……
结尾:
他奶奶的,原来,这是个圈套,真是个圈套!
活动要求01体裁与主题主题一体裁不限(诗歌、散文、小说、剧本等均可)。必须以“初夏”为主题内容,围绕这一主题展开写作。
主题二题目自拟,体裁以小说或剧本为主。必须以给定开头和结尾,中间可以发挥想象,开展创作。
02字数与内容内容必须健康积极,弘扬正能量,抵制色情敏感暴力词汇,不得谈论政治敏感话题,违规作品一律不收。
必须保证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诗歌字数不限,其他文体字数在1000—3500之间
03奖励办法主题作品,平台每月根据点击情况进行评比,并用平台管理费给予优秀作品作者一定的奖励。
投稿邮箱144567944@qq.com
你我相遇在榆社文学A BEAUTIFUL YUSHEWENXUE写作交流的平台
传播文化的湿地
思想争鸣的会所
发现更多精彩
关注公众号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