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徐道来话北京︱您知道李敖《北京法源寺》的故事其实是杜撰的吗?!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踏春新西城之
法源寺和名人的故事(二)
闻名中外的法源寺始建于唐贞观19年,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清代的法源寺以花木见胜,誉满京都。寺内的前庭后院都种植了丁香,芬芳浓郁,号称“香雪海”,极负盛名。
每年春季花开,寺僧必备素斋,邀集文人名士赏花。因此,踏青时节在法源寺内赏丁香吟诗唱和,在老北京可谓家喻户晓,当时赫赫有名的文人墨客纪晓岚、黄景仁、龚自珍以及名噪一时的宣南诗社,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和诗篇。
如果您看了我们昨天的文章,一定会知道,法源寺和历朝历代的名人都曾结缘,昨天我们谈到了唐代,那从唐代到明代,您知道这法源寺还与哪些名人有关吗?
刘伯温法源寺画竹
常利民 采录
法源寺的方丈了空和尚很有才气,他的诗书画,当时被誉为“三绝”,了空因此也号称“三绝和尚。”了空和尚名气很大,也就有点才高气傲。他尤其喜欢捉弄那些有钱有势、道貌岸然的达官显贵。
刘伯温奉旨来京,负责修建北京城的事人人皆知。了空早就听说刘伯温是皇上身边数得着的文人,素有“江南才子”的美称。于是他想亲自试试刘伯温的才学。要是刘伯温确有真才实学,那他们就交个朋友;不然,就当面羞辱他一番。给他点颜色看看。
正当春末夏初,了空看着寺院里那片翠竹忽然心生一计,立刻写了一纸便笺,差一个小和尚送到刘伯温的府上,请他来法源寺饮酒赏竹。
刘伯温来到北京以后虽然很忙碌,但还是挺注意了解北京的风土人情。他对了空和尚的才学和为人也早就有所耳闻。他很愿意会会这位恃才傲物的“三绝和尚”.于是就坐上轿子直奔法源寺而来。
了空和尚听说刘伯温到了,立即带领寺内众僧出来迎接。但是了空和尚那身儿打扮,实在出乎刘伯温的预料。堂堂大寺的方丈,却穿了一件已经分不清颜色的破僧衣,上边补了许多补丁;脚上趿拉着一双只剩下半拉帮子的破麻鞋,天气并不热。他手里却呼嗒着把破芭蕉扇。刘伯温心说,“这位真像个活济公!”
了空和尚把刘伯温让进一座小亭子里坐下。这亭子面朝碧绿的竹园,背向荷叶茂盛的小塘。地方不大,却也非常清静幽雅。小和尚很快摆上了一壶素酒、几盘素菜。了空和尚双手合十说:“贫僧早闻刘大人为官清正,才学过人,特备薄酒。请大人光临敝寺叙谈叙谈。贫僧若亲聆教诲,实乃三生有幸,望大人不吝赐教。”刘伯温听罢,忙拱手说:“伯温本是个平庸之辈,禅师过奖了。”
酒过三巡,了空说:“刘大人,如今正是春夏之交篁竹茂盛,莲荷亭亭。你找何不趁着酒兴各画一幅竹莲图,以志此次幸会?”
刘伯温明白,了空定是要试试自己的才学。他早就听人说过,画竹是了空的拿手戏,很想一睹为快,便说:“禅师所言极是,那就请先命笔吧!”小和尚早已把笔墨纸砚准备停当。了空和尚也不推辞。但见他展纸挥毫,龙飞凤舞,一气呵成画就一幅《雨打竹荷图》。
刘伯温一看,画得确实非同一般:画上虽没有直接画风,但看那竹子和荷叶的俯仰摇动,就像看到了一场滂沱大雨之后,又有一阵细雨微风。刘伯温不禁赞叹:“禅师神笔,名不虚传。”了空哈哈一笑,“雕虫小技,不值一谈。还是看大人的吧!”
刘伯温淡淡一笑,提笔就在纸上涂抹起来。一会儿工夫。一幅《风吹竹荷图》就画完了。仔细看来,翠竹随风摇动,荷叶翻卷,还有吹动竹叶的风声。
了空和尚心中暗暗叫好,但嘴上却不肯说。心想,这幅画好是好。但也只能和自己画的那幅打个平手,并不见得比我高哪。我要是一叫好,岂不就抬高了这位朝廷命官的身价?
不过了空和尚又总觉得刘伯温的这幅画在运笔和构图上跟一般人不一样,仔细品味了一会儿。他终于看出了门道。原来那互相交错的竹叶,竟是一个个苍劲古朴的字,把字连起来一读,竟是两句唐人的诗句:“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诗情画意。珠联璧合,真是千古难寻的佳作珍品。了空和尚不禁高声叫起绝来,连声说,“刘大人诗书画精妙绝伦,真是奇才!贫僧自愧不如。”

刘伯温见状谦恭地说:“禅师过奖了。禅师诗书绘画独步京师,名闻遐迩,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从此以后,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诗文书画,成了好朋友。当时刘伯温官拜御史中丞。因为他的诗、书、画誉满京城,有“三绝刘御史”之称。

如果您读过著名作家李敖所写的历史小说《北京法源寺》,一定还记得小说开头的段落
下面就给您节选读一段(上下划动,即可看文章)
那是八月十六,中秋过后第一天的子夜,一个健壮的黑衣人谨慎的走向北京西四甘石桥,走近下牌楼的草地,向一根木柱子跑去。他一边跑着,一边自背上解下大麻袋,在月光下,把木柱下的一具死尸装进袋里。他匆匆在四周草地上检查了一下,又随手捡起许多零星东西,一并装进,然后扎紧袋口,背起来跑了。
  他跑过了一条街,回头看着,见到四边无人,就匆匆转入小巷,在小巷里穿梭前进着。清早三更的时候,他已经成功的脱出北京的内城。
  北京的内城有九个门,俗称“里九”,外城套在内城南边,有七个门,俗称“外七”。内城外城之间的三个门是中央的正阳门(丽正门)、东边的崇文门(文明门)和西边的宣武门(顺承门)。黑衣人背着麻袋,付了贿赂,脱出了宣武门,就朝左边的胡同里走去。他一转再转,转入一条死胡同。死胡同中有一间空屋,屋前有个小院子,有两个人等着他,地下一口棺材,棺材盖是打开的。两人看他来了,帮他接过了麻袋,解开麻袋,把死尸装进棺材。黑衣人把麻袋中的零星东西仔细清出来,一并装进棺材里。他掏出腰问的毛巾,为死尸的脸清理着。
  那张脸已被刀割得血肉模糊,但是轮廓还在,那是一张威武而庄严的脸,在月光下,神情凄楚地呈现在黑衣人面前。死尸全身是赤裸的,全身都被刀割得没有完肤,四肢也全断了-他是被“凌迟”处死的。
  “凌迟”是中国辽、宋以后死刑的一种,是尽量使人犯临死前痛苦的一种文化、是专门用来对付大逆不道的人犯的。“凌迟”俗称“剐”,是把人犯绑在木柱上,由刽子手以剐刀细细切割,叫“鱼鳞碎剐”。剐刀长八寸,有木柄,柄上刻一鬼头,刀刃锋利无比。中国骂人话说“千刀万剐”,就是描写这种情况的。
  黑衣人清理了死尸的脸,凑合了四肢,用一张薄被,盖了上去,棺材上了盖,打下了木钉。黑衣人点上了一至香,插在上头,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扑到棺材上,大哭起来:“老爷啊!你死得好惨!好惨!”他喃喃喊着。多少个小时的紧张与麻木,都随着泪水化解开来。
  其他的两个人,忙着在棺材前后穿绳子,穿出两个绳圈,用一根木杠,贯穿过去。这棺材没有“四十八杠”,也没有“六十四杠”,只是两人抬着吊起的单杠。棺材没有上漆,是最廉价的那一种,木质是轻飘飘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把棺材抬起来。黑衣人擦了眼泪,拿着香,走在前面。清早四更的天气,北京已经很寒了。
  他们快步走着,来到一大片红墙边。红墙上面铺着灰瓦,下面敷着灰泥。他们沿着红墙走着,红墙尽头,便是三座大门。大门中门最大,两边各有一座石狮。一位和尚站在中间,招呼他们进去。进去右首有一间房,房中摆好两个长板凳,棺材就放在板凳上。
  “都准备好了?”黑衣人间。
  “都准备好了。”和尚答,“我们立刻开始做佛事。”
  “愈快愈好。今天晚上我们来启灵。”
  “埋在哪里?”
  “埋在广渠门卧佛寺街东边。那边不招眼,不大有人注意”
  “很好,很好。”和尚合十说,“佘先生真是义士!佘先生肯在这样犯忌的时候收尸,真是人间大仁大勇,我们佩服得很。”
  “哪里的话,”黑衣人说,“法师们肯秘密做这一次佛事,超度亡魂,才是真正令人佩服的。”黑衣人作了揖,然后说:“现在佛事就全委托给法师了,我要出去办点事,准备今晚的启灵。”
  “佘先生请便。这边一切,请放心就是。”
  黑衣人再作了揖,和另外两人走出了庙门。迈出了门口,两人中的一个问黑衣人:“这庙叫什么啊?”
  黑衣人回身一指,正门上头有三个大字-‘悯忠寺。”
这一段,讲的是明末名将袁崇焕崇祯皇帝施以凌迟,佘义士冒死收尸的故事,那这件事,是历史的真实,还是小说家李敖的杜撰?
法源寺,作为宣南的第一大寺不仅占地面积大且历史十分的古老,远在唐代便已建成,那时候叫做悯忠寺。
寺中建有悯忠阁,老北京谚语”悯忠寺阁,去天一握”,遗憾的是这座高阁在明朝以前就不复存在。唐时那个老悯忠寺只留下了几块断碑,证明着悯忠寺原来是有宝塔的。
碑文:”至德二年(唐肃宗李亨年号,公元757年)十月十五日建,参军张不矜撰,参军苏灵芝书。”喜欢碑帖的人都知道唐代有位既是书法高手又能刻碑的大师李北海,这位李北海一生为后世留下不少碑刻,其中《麓山寺碑》、《云麾将军碑》在碑帖史上非常著名,凡是李北海自写自刻的他都署”苏灵芝”之名。寺内现存有唐碑《无垢净光宝塔碑颂》。
1215年时,悯忠寺又毁于战火。直到明正统三年公元1438年由司礼太监宋文毅等人牵头出资重建了寺院,易名为“崇福寺”,明朝末年败废又重建始称法源寺。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李敖在小说中说到当时寺庙正门悬挂“悯忠寺”的匾是小说的杜撰。
另外,当年明末忠臣袁崇焕被千刀万剐后,并不是所有的尸首都被佘义士秘密送到了法源寺,当年,袁崇焕被害后,只剩一个人头是他身上惟一成形的东西,这是因为,大明王朝要留下他的人头传首九边示众,而袁崇焕部下这位姓佘的义士只是冒着灭九族的危险盗出人头,运往法源寺。
寺里的高僧不知是为了“悯忠”还是为了慈悲,冒着风险为袁崇焕的遗体做了法事,才使一代忠臣的冤魂得以安慰。
后来佘义士将袁崇焕将军的人头和零星尸骨掩埋在自家后院,自此佘家世代为袁崇焕守墓,这一守就是400多年。

到了清朝以后,与法源寺相关的名人就更多了。清朝的顺治皇帝因皇贵妃董鄂氏病死,曾剃掉头发要去当和尚,被劝阻后,派太监吴良辅作为替身到悯忠寺出家为僧,第二年,顺治皇帝亲临吴良辅的剃度典礼,不料他回宫后次日,就因天花病发作一病不起。
您看看,清顺治时在这里设立戒坛开坛受戒,他的儿子康熙皇帝,自然也不甘落后,康熙年间,他下令重修了藏经阁。到雍正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733年,又进行大规模重修,还从江南宝华山请来永海福聚律师,定为律宗寺院主持奉皇命传戒,随后赐名为“法源寺”,据说,来源是取自“法海真源”的简称,从此,悯忠寺便正式改成,变成了法源寺,

哪里能听:
播出电台:北京交通广播103.9兆赫
播出节目:《徐徐道来话北京》
主持人:著名相声演员徐德亮
制作人:小强
录音制作:乐乐
公号小编:梅梅
播出时间:每早六点首播,翌日1点重播。
2018年开始,每天凌晨1点重播!
其他收听方法:
1、歌华有线305频道
2、下载听听FM的APP搜索“徐徐道来话北京”
3、关注本公众号
版权声明:
1、本图文、音视频独家发于“徐徐道来话北京”微信公众号,北京广播网、北京电台听听FM为音频在线平台,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2、本公号从未授权搜狐、一点资讯、360个人图书馆、东方头条、爱妮微、牛人微信、蜻蜓FM、喜马拉雅FM、川川旅游网等平台转载,在上述平台看到“徐徐道来话北京”的任何图文、音视频一定是剽窃或无授权转载。
3、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网络!如涉侵权,可联络删除!
4、本公号所有音频、文字版权归著作权人及本栏目所有,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和微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在其他自媒体转发转载!违者必究!
长按二维码识别或推荐扫描,您就能天天收听阅读《徐徐道来话北京》了!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