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颗手账|唱进了决赛

喜欢我们,可“设为星标”哦~
点击上方“岁月无敌问张欣” → 点击右上角“…”→ 点选“设为星标★
唱进了决赛
文|刘颗颗
 三 有粉丝了
这次能以如此“高龄”参加世界青少年合唱大赛,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属于29岁以上成人组,并没有超龄。
初赛场地设在荃湾大会堂,我们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会场,在走廊上做最后的准备。
正在开声的时候,俄罗斯的少女爵士合唱团到了,她们都戴着白帽子,穿着白色上衣,黑色长裤,手上拎着服装袋,大踏步地走上台阶。夏日的阳光照在少女们金色的头发上,闪闪发光。我不禁朝她们的方向走了几步,想看仔细一些,指挥顾昕眼尖,即刻把我叫回来。好遗憾看不到她们的现场,很明显她们属于青少年组。
进场后我特意披上羊毛围巾,香港的空调一如既往的冷,让身体保持温暖很重要,我看见我们的钢琴伴奏嘉莹也一直在搓手。
我们是当天最后一个上台的团队,第一支歌是无伴奏苗族歌曲《春》,据顾昕后来说是排练以来完成得最好的一次,歌曲的强弱处理得不错。
第二支《Yo Le Canto》,是一首西班牙歌曲,旨在表现成熟女性的洒脱和决绝。练习时,指挥总说我们的眼神不够凶。所以在台上,我一直用力盯着对手唱,想让她们感受到我们如虹的气势。
练了三个月,两首歌一下子就唱完了,走出音乐厅后,大家都有些意犹未尽。
有几个小学生一直盯着我们的钢琴伴奏嘉莹看,她们都穿着紫色的裙子,应该是来自杭州的一个学生合唱团。小女孩们看了一会儿,小小心地过来要求拍照,还说她们的老师也很喜欢嘉莹,说她弹得非常好。
嘉莹尚在校读大三,她喜欢穿黑色衬衫黑色长裤上台弹琴,一贯帅气。而且那首西班牙歌曲的伴奏确实有难度,大家都笑说,嘉莹的手指快到好像飞起来了。嘉莹自己说,上台前手还抖呢。
初赛的结果当天出不来,不过嘉莹的粉丝已经远至浙江了。
 四 客房服务员和梁司机
酒店的客房服务员每天上午都会来整理房间,有一天来的女服务员很面善,短发圆脸,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她一间房一间房收拾过去,我们住的房间都有歌声飘出来。她看到我们三五一群在房间里练歌,就用普通话问我们是来自哪里,我告诉她,我们从广州过来,参加合唱比赛。
她说:“看你们在一起练歌,真好。让我想起读书的时候,我以前念的师范,也学过唱歌。”
我问她以前在哪读书,她说在广东台山。难怪她的普通话和粤语都说得那么好。
她收拾完,放下两支水,悄悄地带上了门。
梁司机是租车公司的司机,开一辆中巴车,负责接送我们去荃湾比赛。每次我们上下车,他都转过身来,微笑地和我们打招呼。
后来熟一些了,他说,做了这么久的司机,还是第一次接送“成车唱歌的女仔”。
7月16号那天,我们去沙田大会堂参加大师工作坊。听说之前沙田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梁司机对我们说:“唔使惊。依家冇事了(现在没事了)。”他把车一直开进地下停车场,停在步入大堂的入口处,并交待我们,走之前打电话,他开到下车的地方来接。
那晚回酒店的路上,大家唱了一支参赛的歌给梁司机听。
 五 来自北欧的歌声
我们住的酒店位于尖沙咀,离美丽华商场很近,每次经过时,我都想着,要找机会逛一下,然而一直到离开那天都没有去过。排练、比赛、参加工作坊、观看音乐会,已占据了所有时间。
有一场大师工作坊,是和乌托邦与现实室内合唱团一起排练。指挥是挪威北极大学的合唱指挥拉斯穆森教授,他也是乌托邦与现实室内合唱团的艺术总监及指挥。
拉斯穆森教授穿一件黑衬衣,中等个,身材壮实。尽管音乐厅空调开得很低,他又大又亮的脑门上还是渗出了细碎的汗珠。他为这次的工作坊专门做了一个PPT,给我们介绍生活在北极的萨米族人的音乐、以及他们独有的“狼歌”。歌声中模仿狼啸的部分格外打动人心,瞬间令人感受到了北极的的严寒和寂静。
萨米族人,是曾居住在斯堪的那维亚北部达数千年之久的游牧民族的后裔。人口大约7万,其中4万人生活在挪威,被称为欧洲“最后的土著”。近年来,萨米族人的生活方式在改变,文化也在逐渐消失。
拉斯穆森教授的介绍,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和萨米族人的距离。最能体现一个民族气质的就是他们的民歌了,萨米族人的音乐空旷辽远,质朴而又纯净。
“璀璨星空下,北极光在蜿蜒舞动。”
“风低啸着,我们握着手,这样就不会感到寒冷。”
其实歌词我一句都没听懂,这些画面都是因为乌托邦与现实合唱团的现场演绎而想像出来的。
工作坊结束后的当天晚上,我们在香港文化中心,再次欣赏了乌托邦与现实室内合唱团的现场演唱。
有一首歌,没有一句歌词,台上的歌者用手遮住脸庞,随着节奏和声音强弱的变化,手掌快速的开合和移动。这支无字之歌将现代人的压抑和渴望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以看得出,指挥把对艺术的理解、对生活的思考,放进了一首首作品里。歌者们对作品的理解也非常到位,他们用歌声传递出生命本身蕴含着的力量。
这支由歌唱家组成的合唱团,23名成员分别来自挪威、斯洛文尼亚、瑞典、卢森堡等国。每个人既独特又和谐,他们站在台上,宛若北欧挺拔的树木,23个人就站成了一片树林。当风吹过,树林便哗啦啦地发出悦耳的声音。
唯有歌唱,可以让不同语言的人们直接触摸到彼此,看到彼此的灵魂。
那天晚上,音乐会结束的时候,我们收到了组委会的通知,Sing悦获得了成人组的冠军,晋级第二天晚上的总决赛。
顾昕叫大家赶紧回去休息,但我和锦伟还是逛了一会儿才回酒店,这是我们到香港几天来最放松的一个晚上。
(▲ 乌托邦与现实室内合唱团提供给合唱节的集体照)
(完)
图| Sing悦女声合唱团、合唱节组委会
文 |刘颗颗
上期:
香港赛歌去
我们要去香港唱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